payperclick

2011年9月14日 星期三

師意不能違啊!

文:雪龍

  如果說大梵天王,或許懂的人不會很多。如果說四面佛,“哦~”聲此起彼落,原來啊!不止懂,在我這裡還可以不時看到。雖然普及度不似土地公或拿督公,但是也有人在屋前特地設起屬於衪的壇城。當時有人問我,若是經過當如何對之,我則認為心誠可合十頂禮。

  師慈悲,傳大梵天王尊貴法時,好開心,深信不久的將來,師回台灣時,會應弟子的請法而傳授,我等著,大家都在等著。在等待的當兒,師說不再傳,不做主尊法會,就連持咒的灌頂都不了。也就是說,2011年8月27日及2011年9月4日出席法會者是有福、尊貴的。

  師的指示是尊貴的,是無上的無上,因為師所看到的是我們所看不到的,也不是我們所能預見,我們更不可以肆意去揣測師意,在師前,我們只可以“是”、“好”,不能問。能知道的,師自然會說,師未說的,是我們未能知道的。

  師啊!向你頂禮懺悔,如此尊貴的法,我卻等,甚至說大家和我一樣都在等。不敢說等是對的,但是,我真的不能不等。依條件,我難請美國簽證;依經濟,我負擔不起機票及開銷,除了等,我不知道還能做什麼,請師原諒我沒有資糧護持。

  2008年,師在美國西雅圖傳吉祥喜金剛法後,同年,師在新加坡主持時輪金剛法會後,即時宣佈12月21日在台灣雷藏寺第一次主持吉祥喜金剛法會並賜授吉祥喜金剛灌頂,問自己,要去嗎,能去嗎,種種問題浮現。在16小時後,決定去,24小時後,買了機票訂了酒店。從決定到成行到結束,只有不到一個星期時間,除了是第一次這麼果敢之外,金錢上也是花得最豪的一次,有人問我,值得嗎?值得,不是因為師是拚命三郎,我也要是拚命三郎,而是,那是吾師啊!

  今時今日,師未曾在亞洲地區再主持過吉祥喜金剛法會及傳授吉祥喜金剛法。師啊!能不能在亞洲傳一次大梵天王尊貴法,一次就好。但是,我不敢問,因為師意不能違啊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