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yperclick

2009年3月20日星期五

博士学者建庙度群生(释莲耶金刚上师)

绿莲花童子乘愿再来

很多时候,真佛行者看著自己或其他精进的同门,思维著修行过程中的困惑:明明每日实修真佛密法,为何久久仍无相应的徵兆?当记者拿著这个问题,就教刚於今年(2009年)2月西雅图春季大法会,蒙圣尊莲生活佛赐封为金刚阿闍黎的绿莲花童子释莲耶金刚上师时,他一语道出了「敬师」这个甚深口诀。莲耶上师解释说,密教是最典型的师徒制,师父是什么样,我们就应该是什么样;师父怎么做,弟子就该怎么做。事实上,莲耶上师利用参加观音大法会的殊胜法缘,也向几位近期经师佛认证已经开悟的同门,诸如释莲鸣金刚上师、释莲翰金刚上师、杨敬博师姐及俞孟佑师姐,虚心请教过修行诀窍,结果大家的共识都是:不管前世因缘或根器如何,「敬师」是修行成就的最大关键。因为,一切的功德来自於根本传承上师!



最近日子以来,莲耶上师的故事在宗派内广传。两年前,他因情场失意自杀,在鬼门关前被师尊救度回来,从此发奋精勤修行,最终并将自身奉献给根本上师、佛菩萨、众生的事蹟,鼓舞也感动了很多同门的心。师尊第202本文集《千里之外的看见》中「中阴飞翔」一文,及第206本文集《超级大法力》的「我被师尊救回来的经过──邓盈嘉博士的自述」中,均有相关的详细记载。

出生於台湾嘉义的莲耶上师,俗名邓盈嘉,今年39岁,乃家中独子,自幼丧父,由母亲含辛茹苦教养,两位姊姊各已婚嫁。他勤学有成,拥有国立中正大学企业管理研究所博士学位,目前担任台南县崑山科技大学企业管理系的专任助理教授,专长在策略管理、组织理论、人力资源管理、顾客满意管理等方面,曾以笔名卫南阳写过19本管理书籍。

从小,莲耶上师就跟妈妈提过,自己的前世是出家人、是和尚。只是后来忙於学业也就淡忘此事,直到上了大学,一位认识不久的朋友向他介绍莲生活佛并出示相片,几天后,莲耶上师即照著真佛仪轨自行皈依了。结果,当天睡午觉就梦见师佛带他去游历摩訶双莲池。他记得,那时的卢师尊很年轻,所到净土非常漂亮,每朵莲花都开得很大,遥远处还依稀看见一座庙宇,像似今日的西雅图雷藏寺,但更为巨大。当然这些地名都是皈依多日之后才知晓的。

在莲耶上师早期的想法中,修行的路早晚要走,但最好等到事业有成、年老一点再来做。所以皈依15年间,除了偶而唸唸上师心咒外,他的生活中完全没有「修行」二字,也从未向人提及。上师的二姊邓盈甄,2000年因缘皈依真佛宗,是宗内熟知、极有音乐天分的「向日葵」师姐,只是那时连她也不知道么弟竟然是同门。

2007年5月21日,让莲耶上师重新走回修行道路的「最后一根稻草」出现了。因为当时论及婚嫁的女友选择离开,和任职公司老闆的儿子在一起,他在梦想破灭的失望心情下,终於了悟世间一切都是无常,连自己都不存在过,而仰药自尽,在经师佛显神通力救回后,他的人生从此有了大转向。

「事后想来,感觉女友当初的那个决定,好像就是要把我逼回来修行似的。」莲耶上师认为:「因为自己在世俗打滚太久了,一时拉不回来,藉由与女友合演的这齣游戏,我回到了原来该去的地方,所以至今我都还很感谢她。后来她也因为我的协助示范,成了真佛宗的入室弟子。」



令很多同门印象深刻的是,莲耶上师在不到两年的短暂实修期间,进展神速,境界飞昇。当然现在大家知道他是有大来历的行者,也就不足为怪,然而他的修行过程与体验,确有许多值得借镜之处。

莲耶上师回忆说,当他被师尊丢回这么苦的人间后,一时也不知道做什么,於是他在书房里把唯一的一张师尊画像找出放在椅子上。头三个月,他常常抱著画像嚎啕大哭,就是一直哭,一直哭,哭到三餐也没办法吃,哭累了就睡,睡醒了,又抱著画像继续哭。奇妙的是,他愈哭精神愈好,越哭身体越轻鬆,后来他就完全按照师尊的教法,天天精进实修真佛密法了。

因为凡人难免受习气影响而犯过错,莲耶上师就从「懺悔法」起修。刚开始,只要唸到「懺悔偈」中「我昔所造诸恶业」的「我」字,他往往就已泪流满面无法自持,以后情况改善,他依著修行次第,四加行、上师相应法、本尊相应法到二灌内法,循序渐进、无有懈怠。

莲耶上师说,修行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,有多么简单呢?简单到了把自己内在的烦恼习气都清除乾净就够了。「在密教的理趣中,我们每个众生原本都具有与生俱来的佛性,如果我们可以让佛性显现,以佛性生活在世间,行住坐卧都是佛性作用,那么我们就是佛。」但上师也指出:「可惜,我们做不到,因为有很多累世累积的烦恼习气,与这一生的执著妄念,交错缠绕在我们的脑海中,而我们又习惯依赖这颗脑袋,所以我们无法让本来的佛性显现,只能不断地在人性中打转。」

莲耶上师进一步强调,密教其实只有「一根本、一戒律」,亦即根本上师及敬师。「每当我发现自己的想法与师尊不同时,一定是我错,不是师尊错,因为师尊是佛,祂能把我从地狱救回来,肯定是有大能力,我全然接受祂的教导。」就像他的学术专长,企业管理理论的「标竿学习」一样,上师说:「『敬师』是最重要与唯一要做的事情,行者敬师就应效法根本上师的身口意,当我们身口意跟师尊一模一样时,因为祂是佛、是华光自在佛,那我们又何尝不是呢?」



所以莲耶上师勉励同门:「修懺悔法很重要,先把自己的心擦乾净,不要让贪瞋痴的习气再去作用,而以根本上师、本尊佛的证悟果地来净化自己是很快的。师尊常教导我们要相信自己就是本尊,所有的一切都是本尊的化现、本尊的净土。你就是佛,只要你当下承认接受,也照著做,立刻就是大圆满了。就像莲鸣上师那样,甚至不需要修拙火,直接就开悟了,这是最上乘根器、最了不起的。」

而根据莲耶上师的实修了悟,要清扫世人烦恼习性的最佳方法就是「禪定」了。在师尊第39本文集《异灵的真諦》一书中,三山九侯先生也曾教导师尊:「人一出定,凡夫而已。(151页)」去年圣尊在新加坡主持「时轮金刚大法会」时,更是直点出「禪定九次第法」的重要性。

因此,在每日至少四座法的精进修行中,莲耶上师总以「禪定」为修行核心;更幸运的是,这段期间,他一直受到圣尊的从旁指导,譬如2007年11月间,莲耶上师在禪定中蒙师佛教示,要他24小时都保持在禪观状态,於是即令不在坛城修法的时刻,他也努力把心调伏下来,让生活中的举止动静都维持住心念不乱。

浴火重生后,莲耶上师就想好好思考「苦」到底是从哪里来?所以开始修「苦集灭道」,於是,师尊就在禪定中一直引导他去思维苦以及苦从何来?当得到「轮迴」的答案时,又开始禪修「十二因缘」。师尊甚且告诉莲耶上师,祂自己就是先修「解脱道」再修「菩萨道」的历程,其过程记载於第161本文集《清凉的一念》的「瑶池金母是佛」一文(11页)。以后去查证,果然真实不虚,无怪乎他要说:「我的师父,只有唯一的师父,莲生活佛,我只皈依根本上师,除了祂,没有什么佛菩萨有资格来教导。这不是狂妄,而是密教的规矩。」



圣尊莲生活佛40年来勤於笔耕,著作等身,说法开示更不知凡几,莲耶上师花费不少心血才将200多本文集搜罗齐全。目前他已阅读了三分之二,有些书则是一看再看,尤其是师尊早期如何修持的部分。莲耶上师说,师尊真是有趣的修行人,因为祂很详细地把自己修行经验都写了下来,对错都公开,这么诚实的师父实在太少见了。

莲耶上师也说,自己因为在大学教书,长期写论文做研究习惯有凭有据,所以在禪定中常跟师尊报告说:「您是佛,我是众生,我得罪您,您不会生气,您刚刚讲的那些,我不知道出自何处,可否告诉我在哪一本文集?」结果就像上述《清凉的一念》的经验,师佛总是会圆满他的愿。「师尊的书是宝贝,每一本都很重要,完全不会被时间淘汰。」上师讚嘆道:「师尊真是了不起,祂在书里已把『无生法忍』讲得太清楚了,里面藏了很多心要口诀,其中有几本我认为真佛传承行者一定要买来研究,尤其是新皈依弟子,更是必备的教材。」莲耶上师推荐的八本基础必修书是:《佛王之王》(第80本)、《真佛法中法》(第75本)、《真佛秘中秘》(第63本)、《密藏奇中奇》(第68本),以及《真佛仪轨经》(第81本)、《佛与魔之间》(第53本)、《真佛法语》(第59本)和《智慧的光环》(第154本)。

为了效法师佛日日实修、日日写作的精神,莲耶上师从2007年6月起也在网路设立了一个命名为「持静者」的部落格(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silentkeeper),将自己每日修行的点点滴滴如实纪录,盼与有缘读者分享。当初他曾在心里祈求师尊为网站赐名,结果自然涌出「持静者」三个字,以后在文集《佛王之王》之「禪定篇」中,上师才看到,真佛密法就是实修禪定、实修寂静,原来「静」和「禪定」有关,所以也算是一种巧妙的相应了。

「持静者」部落格成立后,起先只是默默耕耘,直到2008年4月,师尊在西雅图超度法会首次提及莲耶上师时,他也才向同门公佈自己就是那位自杀的大学教授,从此网誌获得热烈迴响,至今上网观看者已接近15万人次。



依照既定的生涯规划,莲耶上师本想等2009年7月底和崑山科技大学的教学合约期满后,再圆顶专心修行。怎料人算不如佛算,今年初他去美国西雅图参加春季法会,经师佛明示:「就这次法会吧。」由於决定匆促,事后他在网誌上写道:「感谢莲鸣上师和莲莱法师在临时知道我要出家时,急忙帮我张罗一切,包括身上这些行头,外套、黄色内里、袜子等,不然惨了,我什么东西都没有,俗家衣服又不能穿……。」

慈悲的圣尊也曾关怀问道:「出了家,对学校教学是否会有不方便?」莲耶上师回答:「其实没关是,反正我在学校已经没有战斗力,没有甚么产值,只剩下数馒头离开的时间,何况,也没甚么好畏惧的。」

或许至今,很多同门在看完莲耶上师走过的心路历程后,心里还会存疑暗忖:这不过就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世间爱情故事罢了。然而在佛眼里,一切的人事却都有其因缘与甚深奥义。圣尊告诉弟子们说:「像邓盈嘉师兄,他本来已经自杀,整个人到了地狱的门口,师尊能够在那个时候现身,出现在地狱的门口,然后把他从地狱之门抓回到阳间,这个就是金刚手的力。今天他能够出家,能够为法捐躯,我就是要他这一种勇气。」师尊更印证说:「他是绿色的莲花童子,他不能够白白牺牲的,必须要救他回来。救他回来以后呢,他可以为法捐躯。他发下菩提大愿,将来他在台南那里会建立『大愿雷藏寺』。你救一个众生回来,给了他一个正念,他本身就会发挥他自己的光出来。他本身是大学的教授,而且是一个博士,他有他本身的人脉,所以他在度众生很快,他把他的绿色的莲花开放了。」

所以,在西雅图灌顶完金刚阿闍黎之后,莲耶上师即依师尊「快点回去」的嘱咐,立刻飞回台南开始筹备成立「大愿学会」,并为将来的「大愿雷藏寺」积极催生。对於未来,莲耶上师说并没有想得太多、太复杂,他只知道用自己的菩提心去做佛法事业,而且既然发下宏愿,就尽力地去做,届时自然会有很多有缘人出现来帮忙。

沒有留言: